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专访中金云创创始人、CEO郑殿峰—研究了中金云创发现了他们的市场秘籍

发布时间:2019-12-31 16:20:06来源:中金云创

多年前,供应链金融还是一个“崭新”的课题,实体产业和金融机构信息不对称问题严重,中小企业的融资状况也极其恶劣,融资难问题攀升,产融结合的信息化建设亟需提升。

一家由几个心怀梦想的创业者合伙成立的金融软件企业在这样的背景下起步,迈向了供应链金融的舞台。

更为具体的细节是,依靠国家积极推进普惠金融的政策下,在当时融资租赁领域奠定的基础之下,同样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商业精神的催化之下,2014年,中金云创作为一家金融科技综合解决方案服务商应运而生。但在对于当时的市场而言,首先要实现的是如何为客户提供踏实落地的信息化建设服务。

然而,这并不是唯一,中金云创更要实现的是要通过科技创新纵深金融和实体产业,为客户搭建“产业+科技+金融”模式下的定制化产品和配套的服务。

在第七届中国供应链金融科技年会现场,记者独家采访了中金云创创始人、CEO郑殿峰,通过审视一个创业型企业的过去和今天,它的发展经验告诉我们,构建一个供应链商业生态系统是供应链金融的前提要素,脱离了对产业供应链建设的贡献来谈金融就变成了一句不可实现的空话。可以说,如果不能真正把产业链有机整合协调起来,实际上这是一个不完整的供应链金融模式,隐藏的是无法估量的风险。

 

成长型中小企业最需要平台商

采访还是从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开始,即中国中小企业融资难这个问题,换个角度思考,是不是所有领域的中小企业都存在融资难。“对于中小企业在整个供应链中甚至于整个行业的生态领域中的地位来看,获取银行的授信是很难的。”郑殿峰说。

供应链金融不是为了去服务大企业,因为大企业的产业链组织能力和金融资源获取能力非常强,而成长型中小企业最需要平台商的服务。

郑殿峰在当时拥着这样一个理念:既然中小企业的地位难以改变,那能不能通过搭建一个平台,通过组织大企业的产业链,以及他们所拥有的金融资源获取的能力,帮助那些在整个供应链上显得力不从心的中小企业得到融资。

众所周知,基建行业、建筑行业工程结算周期很长,回款难,大量工程转包导致三角债现象非常严重,传统的金融模式已难以解决建筑行业的痛点。为了满足供应链上这样核心企业及其上下游企业的融资需求,中金云创尝试通过供应链金融平台,依托核心企业信用背书,在平台上以电子信用凭证持、拆、转、融的特性,为上下游供应商提供了新的结算方式,固定了账期。

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固定了应收账款的账期的同时,也可以通过平台获得低成本的资金,解决回款难、融资难的问题。对于核心企业来说,平滑了企业现金流,解决了三角债问题。同时也增加供应商的粘性,稳定了以核心企业为主的产业生态。

“对于金融机构来说,供应链金融可以解决银企信息不对称导致的放款难问题,也为促进产融结合、普惠金融提供了新机会。”郑殿峰强调说。

目前,中金云创拥有三种核心模式:一是N+1+N的核心企业模式,二是N+N+N的平台模式、三是1+N+N的银行模式。在郑殿峰看来,这是根据企业的自身特性和业务场景,适用的产品模式各有不同。

这样的场景模式已在中国电建、中国中铁、河钢集团、联想集团、oppo/vivo、瑞康医药等在内的大型国央企、上市公司、龙头民营企业形成了不同的服务“样板”。

金融风险,亘古不变!

供应链金融领域有过很多的失误,发生过由于链主问题而出现大面积的金融死账危机。最严重的是上海钢贸事件、青岛港事件等供应链金融事件集中爆发,这一切纷繁复杂事件的背后,已然不变的是对于风险的失控。

同样也突显出对核心企业风险的掌控尤为重要,以中金云创为例,其主要模式下的大B风险同样来自于核心企业。

对于服务市场的了解、人脉的积累,产品的结构,在风险防控过程中缺一不可。

“供应链最核心的部分是对产业的了解程度,这是我们做好防控风险的前提。做金融如果在不了解产业的前提下贸然进入,金融风险是最大的,这意味着对其中的‘套路’不了解。”在郑殿峰看来,对于市场的切入,首先要有综合产品前期的解决能力,以及自身产品的可落地性和可实施性。

供应链和供应链金融正逐步走在智慧化的大道上,供应链金融不仅仅是产业跟金融的结合,也是产业金融跟技术的结合,使得整个供应链可视、自动智能、自动透明。

这也是今天所谈论的智慧供应链金融的风险防控的核心所在。对于风控环节,将业务风控和技术风控相结合,结合核心企业、金融机构的内部业务风控模式,通过交易自偿化、业务闭合化、管理垂直化、信誉资产化,从而保证平台的安全运行。

在供应链的链条当中更多的是操作风险,如何通过一系列科技手段结合巧妙的业务逻辑设定方式来规避风险?对此,郑殿峰解释说,“我们要设立担保机制,通过担保机构或上级集团代偿账款,控制核心企业逾期还款问题。同时,引入大数据风控管理体系,解决数据的风控问题;对于业务参与方和操作人员的风险控制,则采取一系列线上智能监督机制,比如KYC\AML、生物识别、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手段的综合应用。”

对于中金云创所深耕的央企以及国企这样的领域,郑殿峰有些感慨,“从客户本身来讲,集团的支持程度是影响供应链金融整个业务结构的最关键要素。”在他看来,从事供应链金融的企业大多是国企以及央企的二级甚至是三级公司,其中的沟通成本比较高,对于业务本身来讲,不怕外部阻碍,更怕的是内部沟通的不顺畅。

郑殿峰认为,“我们提供的不仅是一套系统服务,而是一种综合的解决方案,其中的一端是整个体系的运营、推广和服务,在和客户输出这一套方案的过程中,来自于集团内部顺畅的沟通机制会让彼此都少走很多的弯路。”

“区块链+”是个传奇吗?

供应链金融是基于核心企业的信用进行的业务延伸,企业信用是业务开展的基础。

而区块链在供应链金融中较为主要的功能就是解决可信问题和数据存证,这是目前区块链应用的核心。

在供应链金融信息化建设领域,区块链技术以其可以防篡改的技术特性,解决用户及平台信息的可信问题,加强可信度,同时也可对平台上的数据、信息进行存证等特性,成为2019年供应链金融的“宠儿”。

区块链技术通过去中心化,在传递信用的基础上,使供应链的各个环节、各个参与主体共享信用,增加风控保障。

中金云创同样关注于区块链的发展和应用,在平台建设过程中,根据客户需求有选择的运用区块链技术,“但是尽管区块链热度持续走高,市场高度关注,它只是一种新型技术,供应链金融系统建设是一个庞大复杂的体系,成熟的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才可以使供应链金融平台建设锦上添花。”郑殿峰说。

在他看来,“信任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解决,但不能脱离供应链真实的业务场景,在适用不同业务场景的前提下,成熟的‘区块链技术+供应链金融’的结合应用,在解决可信问题这方面也可以起到相辅相成的作用。”

郑殿峰同时强调说,“供应链金融最核心的问题是解决核心企业自身的信用问题,有信用才能拿到低成本的资金,这是区块链目前解决不了的。”

技术是平台中整体串联的工具,技术是在后端,更多的人能进入到这个技术领域,但未必能进入到这个市场领域,外面看似简单的东西,但是实质的运营和结构设计还是相当复杂。

中金云创从2014年成立至今一直在做产品的深耕与迭代,不断的在做产品优化。郑殿峰表示:“每一款新技术的创新、新产品的落地应用,前提必须是产品具有一定的成熟度和适用性。我们希望成为产融结合信息化的工具箱和链接器,为客户真正解决问题,带来方便,未来也将在区块链供应链的道路上继续努力开拓。”

同时,针对每一个行业的场景应用能力,不同行业的不同应用场景,如何通过技术将场景固化这也是一个关键所在。

记者手记:每一家软件企业都有不同的金融模式,即使同一家软件企业基于不同的客户产品架构甚至风险防控体系也不尽相同,这些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构成了现在整个供应链金融的市场池。

这个市场池在不断的发展与壮大中,它直接推动了供应链金融的产业化浪潮,一定程度上也造就着众多传奇。与此同时,供应链金融也不可避免地充斥着阴谋与风险,甚至是泡沫与崩溃。

这次采访感触最深的是,对于产业的了解,基于技术支撑下的模式本身,这些都对供应链金融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可以说,供应链金融的健康发展,关乎着产业生态圈的最终崛起。

郑总在接受采访中表示,供应链金融一直存在,但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受制于技术等方面的限制没有深耕。近几年从国家政策,技术的完整性都已经向上迈了几级台阶。但即使如此,目前我们所能开发的供应链金融市场也只是冰山一角,因为这个市场本身就很大。

“以仓储版块为例,目前大概有70~90万亿的市场,但这个市场当中,超过百分之七是金融能够涉及到的,这是一片蓝海市场。”郑殿峰如此形容评判自身所看好的这个市场。

目前,有很多的仓库还都是原始仓库,原始仓库意味着拿到金融支持是比较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通过物联网和互联网,根据金融机构的要求,将原有仓库打造成金融机构认可的“金融仓”能够实现一个全新的核心价值链。

记者:中国储运杂志社 李静宇